飄天文學網 > 玄幻小說 > 天道編輯器 > 第六十四章 我太難了
    寧直心中不解,他想要沖破這道禁錮,可禁錮本身卻如同山岳一般,難以撼動!

    寧直不甘心,他繼續打拳,一次次的沖擊,禁錮依舊穩固,雖然如此,可是寧直分明感覺到,在這一次次的沖擊中,他對能量的掌握越來越熟練,經脈也越來越堅韌,骨骼、筋膜都得到了磨礪。

    他的體質、力量、敏捷,乃至生命力,都在全面增強!

    “喝!”

    寧直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長嘯,這嘯聲如同龍吟一般直沖云霄!傳遍整個寧氏莊園!!

    寧家小輩甚至有人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耳朵,這聲音中氣太足了,以至于他們的鼓膜都被震得有些受不了。

    嘯聲在山間回蕩,久久不絕!

    原本在小樓中喝茶的蘇長天聽到這嘯聲之后,杯子都差點沒拿穩。

    他詫異的看向窗外,那長嘯聲傳來的地方。

    “蘇先生,這是什么聲音?”

    寧老爺子愣了一下,他本來有點耳背,但這嘯聲也聽得清楚,而且蘇長天這么大的反應是怎么回事?

    蘇長天皺了皺眉頭,露出奇怪的表情,自言自語道:“不會吧,難道是那小子?”

    “寧老,我下去看看。”蘇長天說著站起身來。

    “好,我陪你一起。”老爺子拿過手杖來,他心中也是奇怪,就是蘇長天不說,他也打算去看看的。

    ……

    一套龍筋虎骨拳打完,寧直全身是汗,這一套拳,他打得酣暢淋漓!

    尤其最后那一聲長嘯從嗓子里發出來,寧直只感覺自己從頭到腳每一個毛孔都舒張開來了。

    爽!

    寧直感受身體里的能量流動,那陰陽調和丹中的能量已經完全被吸收。

    而他的屬性變成了——

    寧直:

    生命力:1.5。

    力量:3.0。

    敏捷:3.2。

    體質:1.8。

    智力:1.3。

    精神力:1.0。

    看到這屬性,寧直心中大喜,雖然他知道自己在剛才的拳術中實力大增,但也沒有想到他的屬性提升了這么多。

    從生命力、力量、敏捷、體質,簡直是全面提升!

    以前寧直是外強中干,只有力量敏捷高,現在他的生命力和體質都已經大大超越常人。

    體質強可以耐力持久,百病不侵,能抗重傷。

    生命力強,則傷勢恢復快,壽命長。

    現在寧直生命力1.5,如果自然死亡的話,可以活到一百多歲。

    “小……小直哥,剛才你……發出的那嘯聲?”小表妹都驚呆了,剛才那是人能發出的聲音?傳說中的龍吟大概也就是如此了吧。

    而且剛才寧直打出的拳法簡直讓他們大開眼界,所有寧家三代小輩,都從寧直身上感受到那股驚天拳勢,就連鼻涕娃都陷入了震撼之中,鼻涕流過嘴唇都沒感覺了。

    同樣的龍筋虎骨拳,他們打出來跟廣播體操似的,可是寧直打出來,你光是在遠處看那一拳都感覺要被傷到了。

    相比寧直的拳勢來說,寧子燁昨天早晨打碎那塊八厘米厚的木板簡直不算什么了,寧子燁輸給寧直,一點也不冤。

    “呃……”寧直聳了聳肩,也沒有直接回答,他當時一時體內能量積聚,非常想爆發出來,所以就喊了那一聲。

    編輯器提示:“程序員與寧子燁的契合度達到96%”

    嗯?

    寧直一怔,看向寧子燁,他看到此時的寧子燁臉已經黑如鍋底了。

    寧直越強大,寧子燁就越難受。

    他真的在這里呆不下去了。

    他默默的掏出了手機:“爸……”

    “嗯,就是九雨暹羅的那枚丹藥……對,我還想要一份……爸你別管那么多了,我真的還需要一份,你幫我想想辦法……”

    掛掉電話的時候,寧子燁的手里的諾基亞都捏碎了。

    痛啊!

    痛徹心腑!

    他明顯感覺到,寧直剛才吃下九雨暹羅的丹藥后,實力大大增強!

    為什么啊!這年頭,吃避孕藥都能突破了嗎?

    我居然讓寧直出四百塊錢,把這丹藥給買走了!

    我是豬嗎!!?

    一想到這一點,寧子燁都心痛到抽搐。

    四百塊啊!

    我tmd把這樣的神丹賣了四百塊,比白給都惡心!

    我錯怪了九雨暹羅和父親,九雨暹羅給的,真的是靈丹妙藥,哪怕吃下之后可能有那么一點副作用,比如聲音變得更陰柔,喉結也變得不明顯。

    但你看看寧直這實力提升,簡直像是坐火箭一樣!

    相比這樣的實力提升,就算變得中性一點又有什么關系!?

    變強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先吃九雨暹羅的丹藥,再進九雨暹羅!

    有九雨暹羅的資源支持,還有系統在手,我寧子燁一定厚積薄發,一飛沖天!

    ……

    此時,在訓練場上,寧直抽來一條熱毛巾,開始擦汗,他發現自己身上有點黏黏的,跟平時出汗的感覺略微不同。

    他伸手一摸,發現汗水中泛著絲絲的油污。

    這些油污不是正常現象,平時流汗不會有的。

    難道說……

    寧直在龍筋虎骨拳的拳譜中看過這樣的記載。

    人體其實是很臟的,從娘胎剛生下來的時候,以胎腹呼吸,吸收先天之氣,倒是干干凈凈。

    但后天成長,難免會接觸各種后天濁氣。

    這個世界充滿了各種骯臟的東西、垃圾、毒素、細菌……

    即便沒有這些,人體本身也因為系統過于復雜,而在變得混亂,

    用寧直學習物理的話說,這算是熱力學第二定律的熵增。

    如果讓寧直從他學的諸多物理定律中選一條最讓人討厭,最讓人絕望的定律,那一定是熵增定律。

    熵其實就是一個系統混亂程度的衡量。

    熵增定律告訴我們不管是宇宙也好,人體也好,房間也好,永遠從是從有秩序的狀態,走向混亂的狀態。

    比如疊好的積木,你一推就散了。

    全部正面向上的硬幣,掉在桌子下面就正反都有了。

    熵增定律,往大了說,可能導致宇宙在遙遠未來的“熱寂”,也就是完全混亂的毀滅狀態。

    往小了說,它讓世界上的無數生命都有壽命的限制,從生下來就開始衰老,一直到死亡。(注)

    人體自然也是如此,隨著人的成長,身體機能會越來越差,體內垃圾毒素會越來越多,細胞損傷越來越明顯,直到這些垃圾、損傷擴大到身體機能不能運轉的時候,人的壽命就到了。

    用武道的話說,這就是后天濁氣。

    想要驅除后天濁氣,需要額外的,更多的能量。

    熵不是真的不可以減少,只要你耗費額外的能量。

    比如你房間不打掃的話,過一段時間自然臟亂的不能看,然而只要你拿出一個上午的時間去整理它,它又變得整潔了。

    生命也是如此。

    房間你可以收拾整理,但凡人、普通動物、植物,都沒有整理自己身體,驅除后天濁氣的能力。

    除非習武!

    用可操控的精純能量凈化自身!

    武道講究后天、先天。

    后天說白了就是后天濁氣的污染,這不是一個武道境界,而是人體不斷走向衰老的狀態。

    而先天則是掌控能量,可以凈化自身。

    這已經不單單是洗精伐髓那么簡單,而是讓自己肉身每一個細胞都活化,每一個細胞都自發的凈化后天濁氣,欣欣向榮。

    所以武者修煉到一定境界,活上千年壽命都有可能!

    就拿蘇長天來說,他已經七十五歲,耳聰目明,身體健碩,哪里有半點古稀老人的樣子?

    寧直摸了一把身上的油污,他知道,自己的肉身凈化之路已經開始了,但這條路還很漫長。

    就在這時,寧直心有所感,他轉過頭望過去,正見到蘇長天和寧老爺子一起走進了訓練場。

    蘇長天走得很快,而寧老爺子拿著手杖,因為腿腳不靈便,一直在后面追呢。

    一看蘇長天來了,所有寧家小輩趕緊站直了,這些天集訓,蘇長天可沒少折騰這群寧家三代子弟,現在大家看見蘇老頭就有些虛。

    而現在,蘇老頭正盯著寧直,上看看,下看看,轉到寧直身后去又繼續看。

    寧直被蘇老頭盯得有點發毛:“老師,您看什么呢?”

    蘇老頭摸了摸胡子,又上下打量了寧直好一會兒,開口問道:“剛才就是你在這里鬼哭狼嚎的?”

    “咳咳……”寧直腦門上冒出三條黑線,“大概吧。”

    蘇老頭因為早就猜到了,不覺得什么,可是寧老爺子卻聽得驚住了,訓練場到他的小樓有幾十米的距離,加上窗戶隔音,他又耳背。

    如此層層阻隔,他居然也覺得這聲音中氣十足,高亢入耳,寧直居然能發出來這么強的聲音?

    “能發出這種聲音,小子,你修成境界了啊……”

    蘇老頭說這話時候的表情雖然看起來很淡定,其實內心有種被一萬只草泥馬圍著嗶了的感覺。

    這怎么搞得呀,這小子太邪門了,我這師父還能繼續當嗎?

    這就修成境界了!

    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修煉的,難道當時我師父教我的是假武功?

    蘇老頭已經懷疑人生了。

    他回想寧直的修煉過程,似乎寧直的修煉方法就是……看書。

    不管他教過的還是沒教過的,統統看完。

    然后邪門的是……他居然就特么的學會了啊!

    學會了……

    會了……

    了……

    回想自己當年對著木樁打拳,手臂拳頭上遍體鱗傷,揮灑汗水無數,就想換師父一句夸獎的日日夜夜,蘇老頭真的很想哭。

    光看書就能學到這種程度嗎?

    我以前那七十多年是活到狗身上了?

    “境界?”寧直心中一動,武道有境界,這很正常,對武道的境界,寧直還是很感興趣的。

    不光是寧直感興趣,寧家其他小輩也豎起了耳朵。

    “老師,我這是什么境界?”寧直問道,這些武道境界在龍筋虎骨拳拳譜中并無介紹。

    蘇長天沉默不語,老子不想回答。

    說出來太扎心了。

    想當年,他可是煉了兩年多才到這個境界的。

    “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丹藥?”蘇老頭沉著臉問道。

    寧直心中一跳,這蘇老頭,不但耳朵里裝了wifi天線,眼神兒也這么好,這也能看出我吃了丹藥?

    關于天道編輯器編輯丹藥的事情他自然不能說,而九雨暹羅他也不好提,可是寧子燁又在一旁呢。

    寧子燁可是看到自己吃了那枚丹藥了。

    想到這一層,寧直有點郁悶。

    寧子燁跟自己敵對!在寧子燁看來,自己對九雨暹羅的事情完全不知情,也沒有必要隱瞞。

    寧直如果當面撒謊騙蘇老頭的話,寧子燁一定會懷疑。

    寧直倒是想起來,爺爺也給了他一枚丹藥,于是開口說道:“之前爺爺給了我一枚啟靈天元丹,應該是那丹藥起效了。”

    可是他沒想到,蘇長天聽了之后一副便秘的表情:“那啟靈天元丹是我賣出去的,它有什么功效我還不知道嗎?那只能增加天賦,你是不是還吃了別的什么?”

    寧直無語了,這老家伙,好難搞。

    他只得含糊的說道:“嗯……這不是最近修煉強度大嗎,每天累死累活的,就從各種渠道買了不少亂七八糟的丹藥,具體名字也不是很清楚,老師你也知道的,我們寧家跟武道世家關系淺,也沒什么渠道,對丹藥更不了解,人家有的賣給我們就不錯了,也沒辦法挑三揀四的,所以有什么就買什么,連丹藥的具體名字都不太知道。對了,我從我堂哥寧子燁那里也買了一枚丹藥,他說挺管用,我剛才就給吃了。”

    寧直說了一大通掩飾的話,最后才有意無意的點了一句寧子燁的事情,希望既打消寧子燁的懷疑,又讓蘇老頭別關注這件事。

    編輯器提示:“程序員與蘇長天的契合度達到43%。”

    寧直:“……”

    我以后還是少說話吧。

    蘇老頭此時的表情可謂一言難盡。

    吃亂七八糟的,連名字都沒搞清楚的丹藥都能突破境界嗎?

    當年他可是從十歲就開始用藥液泡澡,十二歲開始就隔三差五的會吃一頓藥膳。

    雖然說那個時候世界沒有穿越,規則沒有改變,習武突破比現在難。

    可是他畢竟出身在武道世家,泡澡的藥液都是專門研究過的,習武的條件還是比現在寧直強的。

    打下這樣的基礎之后,可是蘇長天從練武到突破寧直的境界,也用了兩年半的時間,當然,這也是跟他當時年紀小有關。

    可是這小子,就從一些黑市上買些亂七八糟的丹藥來吃,這也能突破,這師父跟徒弟一對比,差得也太大了吧。

    “你剛才說吃了寧子燁賣你的丹藥,那是什么丹?”

    拜托你行行好啊,別再問了。

    寧直無語了,這老頭凈問送命題。

    寧子燁也在這里盯著,你讓我怎么回答啊!

    我太難了!

    “老師,這我也不知道啊,你得問我堂哥。”

    寧直把皮球踢給了寧子燁,他只要把這事提出來就可以打消寧子燁的懷疑了,至于怎么解釋,那就不是他的事兒了。

    交給寧子燁吧!

    編輯器提示:“程序員與寧子燁的契合度達到96.5%。”

    這契合度又漲了,小數都出來了,果然95%以上越來越難漲。

    也不怪寧子燁漲跟寧直的契合度,他今天已經夠慘的了,看著寧直吃了自己白送出去的丹藥突破境界,拳勢滔天,他感覺自己就跟被強喂了半斤狗shi一樣難受。

    本來寧子燁都躲在沒人關注的角落里了,這一個鍋卻從天而降。

    這該怎么解釋?

    他難道能說九雨暹羅嗎?

    蘇家可是正道門派,跟邪道天生是仇敵,說出九雨暹羅來不光蘇長天要發飆,老爺子也饒不了自己。

    而去九雨暹羅求藥的寧康也會脫不開干系。

    尤其這蘇長天定然知道九雨暹羅功法的門道,這要是說出來變女人的事兒更不得了了,要知道他寧子燁還要通過系統的考驗,去九雨暹羅學習功法,以后要是越變越女人的話,大家都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他寧子燁可丟不起這人。

    蘇長天這時候已經看向了寧子燁,寧子燁真的蛋疼。

    他只好含糊的說道:“我就是……通過一些渠道隨便買的,蘇先生也知道我們寧家跟武道世家關系淺,渠道也窄,我買丹藥都是人家拿什么我就買什么,這丹藥的名字我也不清楚……”

    寧子燁基本等于把寧直的話換了種方式又說了一遍。

    蘇長天越聽越郁悶,你們都不清楚,合著你們都亂買藥吃?

    其實寧直和寧子燁的話,他也沒法不信,寧家那點底蘊都擺在臺面上,能接觸到什么渠道,什么家族他蘇長天自然明白。

    現在的頂級丹藥,就算放在世族也是搶手貨,能放到寧家這種家族層面上的,那啟靈天元丹已經是最頂尖的了。

    這還是寧老爺子出面花了大代價才弄到的,其余寧家小輩又能弄到什么。

    現在關鍵問題是,你們亂買藥吃,還能突破!!?

    什么時候突破都這么兒戲了?

    注——

    為避免有些讀者質疑文中的一些理(hu)論(shuo)設(ba)定(dao),蠶繭還是解釋一下,沒有興趣就請跳過啊。

    1、熵增導致的宇宙熱寂只是物理學對宇宙諸多結局的一種猜測,并非絕對正確。

    2、關于生命的衰老有很多種說法,但關于衰老原因中,無論自由基氧化、端粒消耗什么的說白了還是熵增的另一種表現。

    ……( 天道編輯器 http://www.remzxebc.icu/14_14470/ 移動版閱讀m.piaotianxs.com )
体彩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