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文英嫂子當年有生下倆小子,那孩子現如今不僅成家立業,而且給我生了好幾個可愛乖巧的小孫孫,可是最近我兒子有點不開心啊,說他身邊有個叫慕云的學生……”

    慕老爺子回想著老上級和他中午在電話中“閑聊”時的話,覺得老臉實在臊得慌。

    論年歲,老上級比他要小幾歲,但人家加入隊伍早,對國家貢獻大,地位從一開始就在他之上,更別說后來憑借功績獲封高位,到目前都手握實權。

    他是下屬,由衷佩服跟這位跟隨多年的老上級,且多年來,慕家依附顧家活躍在京中圈子里,如今,老上級一通電話告訴他,慕云,他最疼愛的寶貝孫女兒,竟然對老上級失散在外多年,有妻有子的那個兒子動了小女兒家的心思,這簡直是在“啪啪啪”地打他的臉啊,讓他只覺無地自容。

    云丫頭喜歡有婦之夫,他的云丫頭怎能起這樣的心思?

    慕老爺子心痛,深深自責、懊悔。

    是他沒教好孫女兒么?以至于她道德敗壞,要做出那樣的事兒?!

    “爺爺……”

    慕云急得快哭了,她知道只要是爺爺做出的決定,就很難有被改變的機會,但是,她不想離開鞍市,真得不想啊!這里有她熱愛的工作,有她在意的人,一旦離開,她還有再見面的機會嗎?

    “有關你的工作調動我會在今天辦理好,你最晚明天回到京市。”

    不等慕云回應,電話里就傳來忙音。

    “你怎么了?”

    掛上電話,慕云從辦公室出來,迎面碰到王翔,見對方眼眶泛紅,出于同事間的友情,王翔忍不住問了句。

    曾經,他有暗戀過、喜歡過這個女兒,奈何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被對方冷然拒絕,再有老師開導,那在他心里僅算得上是個萌芽的稚嫩感情,便豁然夭折。

    但兩人畢竟跟著同一個老師學習,又都是老師的助手,自然稱得上同學、同事,有這點關系在,此時,看到對方情緒明顯不對勁,就算是出于禮貌,他關心一句,其實沒什么。

    慕云搖頭,表示自己沒事,繼而繞過王翔走人。

    廠部醫院。

    “晏醫生好。”

    在食堂吃過午飯,晏清走進門診大樓,迎面過來的護士和病患家屬一看到,都熱情地和這位溫文爾雅的外科醫生打招呼。

    對此,這位相貌英俊,身量修長,尚未成家的年輕醫生始終微笑著做出回應。

    “你說晏醫生喜歡什么樣的女孩子呀?”

    接診臺處坐著倆小護士,其中一位姓王的護士目送晏清走遠,靠近同事小姜小小聲地問。

    “我咋知道?”

    小姜如是說著,但她想了想,還是給出自己的猜想:“但我覺得吧,像晏醫生這樣優秀的男人,肯定不會喜歡咱們這樣的小青瓜。”

    小王翻個白眼兒,反駁:“你是小青瓜我可不是。說實話,你覺得我有希望不?”

    聽到小王后半句話,小姜一個沒忍住笑出聲:( 重生六零:俏田妻,長官寵上天! http://www.remzxebc.icu/14_14541/ 移動版閱讀m.piaotianxs.com )
体彩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