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我真是非洲酋長 > 110.馬仔
    一隊白蟻排隊急行軍,跟著他一起來的內特看到后說道:“這些螞蟻真奇怪。”

    正在用樹枝保護蟻巢傘的楊叔寶說道:“那不是螞蟻,是白蟻。”

    “白色的螞蟻?”

    楊叔寶搖頭道:“它們確實很像是白色的螞蟻,然而并不是,白蟻跟蟑螂的親屬關系都要比螞蟻近。”

    “蟑螂是什么?”內特又問道,他們在地球的一切知識,都需要學習。

    楊叔寶沒法解釋,只好說道:“反正它們不是一回事,也就是長得像而已,其他的比如族群分類地位、具體外部形態、生活習性、交配習性等等,完全不一樣。”

    說到這里老楊臉上露出笑容:“特別是交配習性很不一樣,我給你講講,這個可好玩了。白蟻成蟲在分飛落地、脫翅后才雌雄配對繁殖。而螞蟻是在飛行中交配,喜歡飛震。”

    內特滿頭霧水:“這有什么好玩的?”

    楊叔寶比劃了一下:“飛震啊。”

    他看內特不感興趣就沒有繼續介紹下去,其實二者的交配習性還有一個不同點,螞蟻一旦完成飛震,雄蟻就沒作用了,可以去死了。

    而白蟻的蟻后和雄蟻長期居住在一起,經常交配,大量產生后代,所以現在這個白蟻巢穴不大,等過一段時間就會整的跟煙囪似的了。

    如果這批白蟻筑巢過程中不走尋常路,那巢穴還會變的跟個趴趴墳似的。

    白蟻以草木纖維為食,楊叔寶打算先讓它們長長看,后期不行的話有可能得將它們剪除,否則它們會毀滅這片小樹林。

    帶上兩個大菌子,他去準備午飯。

    書上說海姆蟻巢傘是很好的食物,鮮味十足,非洲人喜歡烤著吃,這是暴殄天物,這東西的真正做法在云貴川人手里,**樅油或者用火腿蒸著吃。

    楊叔寶這里沒有火腿,但他在屋后涼陰里曬了咸肉,這一定程度也能代替火腿的作用。

    窗外小雨淅瀝,他把咸肉掛回屋子里了,于是在細雨朦朧的潮氣中,老楊將咸肉放到案板上抄起菜刀切下薄片。

    小雨敲打屋頂叮叮咚咚,快刀切落菜板啪啪啪啪,聲音有些嘈雜,但別有一番風情。

    在這些聲音里楊叔寶又聽到一陣輕輕的嗒嗒聲,像高跟鞋敲打地板,他從廚房探頭往外看,看到平頭哥伸著腦袋在門口往里窺探。

    幾只響蜜鴷在窗臺避雨,它們也探頭探腦的看,像是給老鐵在放哨。

    蜜獾在夜里捕食,白天睡覺,今天它從花園洞穴里鉆出來估計是聽到了熟悉的菜刀剁案板聲,上次沒能吃到兔子肉,它可能一直耿耿于懷。

    楊叔寶扔給平頭哥一塊凍肉,他切成了長條形,像是一條蛇。

    平頭哥大喜,撲上去像模像樣的用爪子挑起來玩弄一番,然后才猛的下口將它給吞了進去。

    老楊看的連連搖頭,真是戲多。

    他在盤子里抹了一點豬油把切好的咸肉鋪上去,再放入撕成條的海姆蟻巢傘,上面還要放上一層咸肉片,并且撒上蔥花,接下來簡單了,放到鍋子里蒸上即可。

    這得小火慢蒸,楊叔寶沒事干,他看到小雨不大就索性沒有打傘,光著膀子去了菜園,看看有沒有合適的菜能吃。

    平頭哥戒備心很強,楊叔寶這邊一邁步它立馬轉身跑了。

    這貨會上樓不會下樓,索性從樓梯上蹦了下去。

    從這點來看平頭哥還是很莽的。

    隔著兩天就有一場雨,這省去了澆水的麻煩,蔬菜長勢喜人,不過地里長出了許多雜草,黃瓜藤蔓如蛇一般在雜草中扭曲,老楊得撥拉開草葉才能找到黃瓜。

    跟他小拇指一樣粗細的黃瓜崽子。

    看到黃瓜崽子他想起河馬崽子,便趕緊跑回去沖了一桶奶水給送過去。

    下雨天空氣濕潤,河馬崽沒有待在河里,而是跟在雌獅身邊溜達。

    獅子不喜歡在雨天外出,沙碧出來走一會便回到樹蔭下避雨,河馬卻喜歡散步,河馬崽立馬回去用嘴巴啃它爪子啃它耳朵,沙碧沒轍,甩了甩頭后只好又走入雨中。

    河馬崽很積極的跑前跑后,它是瞎跑,有時候被沙碧踢到,有時候自己撞到樹上,有時候還會被突然從草里鉆出來的豹紋陸龜嚇到。

    不管是被踢到還是嚇到,它的反應都是一股腦倒下咕嚕翻個身再爬起來。

    老楊覺得它在賣萌,河馬崽可有半大土豬的個頭,這玩意兒被獅子踢一腳能摔倒?玩兒呢吧!

    河馬崽認得他,看見他出現立馬甩著罐頭瓶子小短腿跑來,一蹦一跳還怪歡快的。

    楊叔寶將奶瓶子倒豎,小崽子不用他教,這次很嫻熟的叼住橡膠奶嘴吸了起來:“bia雞、bia雞、bia雞。”

    跟隨而來的約翰笑道:“城主,它吃東西的聲音跟你一樣。”

    “我們不一樣。”

    “對,你的節奏感比它要好,它的聲音比你響亮。”

    一會功夫喝完一大瓶子奶水,河馬崽又跑去跟在沙碧身后瞎轉悠,跟個馬仔似的。

    這番聯想讓老楊眼睛一亮,河馬崽有個天賜之名:馬仔!

    看到沙碧不但不攻擊馬仔還愿意帶著它玩,楊叔寶心里放松許多。

    這是大自然的母性代償現象,雌獅的崽子天天混狗圈,它的母性無處發泄,所以有時候看到崽子出現它會生氣的去教訓它。現在馬仔的出現填補了母性空白,沙碧接受了它,把它當自己的孩子來帶了。

    否則剛才它躺在樹蔭下避雨的時候,馬仔敢去咬它耳朵那早被它兩口分尸了。

    咸肉蒸菌子火候差不多了,楊叔寶又溜達回去關火。

    鍋蓋一打開,一股略帶咸味的鮮美滋味猛的竄了出來,咸肉一蒸白里透紅,撒在上面的蔥花綠中透亮,光是看看就讓人有胃口。

    這種菜最配米飯了,他昨晚從臨期超市帶了一些米回來,正好燜了一鍋米飯。

    雪白的米粒顆顆飽滿,楊叔寶等到涼下來后用筷子夾了幾片肉和一些菌子蓋在米飯上,然后端著碗蹲在門口一邊看雨一邊吃飯。

    情侶鸚鵡嘰嘰喳喳的飛了過來,老楊夾了一些米粒扔在地上,兩只鸚鵡在地上蹦蹦跳跳的啄食起來,心情愉悅叫聲更響亮了。

    這下子他倒是不寂寞了。

    蒸好的菌子皺皺巴巴賣相不怎么樣,但它吸收了咸肉片子滲出來油脂沾了香味,而菌子本身有著極出色的鮮味,這樣味道互相融合再配上一口大米飯,楊叔寶吃的狼吞虎咽。

    下午海風吹散了云彩,剩下幾片陰云掛在半空,上面是湛藍的天境、下面是碧綠連綿的草地,奇妙的層次感成為一種視覺盛宴。

    楊叔寶很喜歡。

    他也很開心。

    腰包終于鼓起來了,誤打誤撞竟然有慈善組織贊助了他的保護區,還順便幫他把藏起來的黑錢全給洗干凈了,下次再找個機會把黃金洗一下他就真成富翁了。( 我真是非洲酋長 http://www.remzxebc.icu/14_14560/ 移動版閱讀m.piaotianxs.com )
体彩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