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我被時間回旋踢 > 第五十七章 不速之客
    卓群慶幸許老板沒死在他的辦公室里。

    盡管許老板后來又一度劇烈咳嗽,慘烈到了讓人擔心他會吐血而亡的程度。

    可作為一個癮君子,但凡身上還有點錢,總有應付這種“緊急狀況”的東西。

    于是當許老板掙扎著,緊急采取“措施”后。

    沒多久,他又恢復了點人形,有了一口生氣。

    但不得不說,這個過程無疑卻是讓人惡心至極的。

    卓群現在連看一眼滿臉鼻涕眼淚的許老板都覺得想吐。

    只想趕緊把他弄走,而且永遠不想見他。

    不過也得說,以這副德行癱在這里的許老板,簡直成了一口大粘痰。

    打與罵已經不管用了。

    就連臭揍過他的二寶和四毛也嫌他膈應,不愿意再碰他。

    真要打電話把專門管這事兒的人叫來處理……

    那更是絕不可行的下策!

    卓群可是從事過媒體行業的。

    他非常清楚,如果這么干,后果就是自己會成為BTV的《法治進行時》的頭條新聞。

    那將會讓他受到無端的猜疑,對他的聲譽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

    而他的客戶可全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注重隱私和形象的社會名流。

    毫無疑問,必定會因為不想沾染丑聞,避開麻煩,把錢從他這里提前轉走。

    更毋論,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當初的許老板在商人里,還算有幾分仗義勁兒的主兒,待他也一直厚道。

    尤其他為資金發愁的時候,許老板幫過他一把,他也沒忘記。

    雖然他后來也沒虧待許老板,已經因此作出了經濟回報,可感情的賬是不可能就這么抹平。

    他的心,還沒有狠到可以眼睜睜看著許老板,出溜到棺材里去的地步。

    特別是在力所能及,完全可以伸手幫一把的情況下。

    于是卓群遲疑了一下,終于打撥通了財務部的電話。

    讓他們準備一百萬,并派二寶過去取錢。

    然后對許老板說,“老許,我決定為你破一次例。僅僅一次。這一百萬不用你還,是我最后給你的人情。但我跟你講清楚,從此我再不欠你什么了。你也永遠不許再出現在我的面前,否則,別怪我報警。”

    許老板立刻興奮起來,忙不迭的應允。

    “是是是,我保證,保證絕不再來。卓董,我剛才說的都是混蛋話,我不是東西,我是王八蛋。您千萬別放在心上。我……我永遠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

    可他越是如此,越是顯得下賤市儈,面目可憎。

    這種與舊日印象中強烈的反差,讓卓群忍不住厭棄的皺起了眉頭。

    但因為畢竟還念著許老板過去的好處,而且知道今后也不會再見面。

    當二寶把錢送進來,卓群還是盡量提醒了許老板一句。

    “老許,你要還想有下半輩子,就聽我一句勸。趁著你股市里還有點錢,夠還上外債的,把股票賣了收手吧。你應該拿著我給你的錢主動去醫院,把這玩意給戒了。否則,你恐怕就看不見你兒子娶妻生子了……”

    沒想到許老板從地上爬起來,接過錢后,雖然也有點感動。

    可吸溜了一下鼻子后,卻還照樣執迷不悟。

    “謝謝,謝謝。您夠意思,對我是仁至義盡了……”

    “其實這道理我也全明白,不過……您還是甭對我白費吐沫了……”

    “哎,走了。您就當世界上沒我這人了吧……”

    說完,他佝僂的抱著一大袋子的錢踉踉蹌蹌的走了,連頭也沒再回過。

    因此這件事過后,連著三四天,卓群也沒個好情緒。

    他心里莫名其妙的陰郁難受。

    雖然他總是告訴自己,許老板純屬是咎由自取,混到這副下場不關幾事。

    可另一方面又忍不住去想。

    自己要是從沒見過許老板,沒有帶著許老板一起炒郵票。

    或者這之后,沒有繼續用高息借用許老板的資金。

    許老板又會過著什么樣的日子呢?

    至少總不會淪落到這種行尸走肉的地步吧?

    可要是這樣的話,自己到底有沒有過錯?需要不需要為許老板的不幸負責呢?

    許老板的事兒卓群沒能琢磨明白。

    但或許老天爺已經判定了他確實有罪。

    因為就跟遭了報應似的,真正的麻煩事兒開始找上門了。

    一個月之后,有三個陌生的客人來到“卓眼未來”登門拜訪。

    沒人知道他們是坐什么車來的,但只看那架勢就非比尋常。

    因為為首的是個梳著大背頭的中年人。

    他身后跟著的兩個人,一個帶著眼鏡的是他的秘書。

    不但負責接大衣,還負責遞電話。

    另一個則是一米八五的彪形大漢。

    盡管同樣西服革履,可一看體格就知道是保鏢。

    總之,這派頭會讓讓人直接聯想到美國電影里的教父。

    而且口氣還不小呢。

    “大背頭”指名道姓要見卓群這個老板,張口就說要談幾個億的買賣。

    他拿出的名片,上面寫著“錢柏投資顧問公司”,印的名字則是總經理夏巍峰。

    這可是證券業里,名氣較大的一家投顧公司,運作的資金規模怎么也有十幾億了。

    那既然都在一個行業里發財,無論怎么樣,卓群也不能不見上一面了。

    可當他出面迎接,把三位客人引入自己的辦公室后,才發現竟然是不速之客。

    他們來找他,不是為了談合作,實際上是興師問罪的。

    獨自坐在卓群大班臺前的夏總,先自顧自從懷里掏出一個金煙盒,大咧咧拿出一根香煙。

    等到秘書的打火機湊過來,他吸著點燃后,才于噴云吐霧中開口。

    “卓先生,游戲規則這句話,你不會不懂吧?侵犯別人的利益,你不會不懂吧?你覺得你這么干合適嗎?”

    夏總的聲音低沉,充滿了不客氣。

    配上此處的環境,讓卓群不由想起“喧賓奪主”這個詞兒。

    于是他的臉色登時變了,沉了下來。

    不過,這番沒頭沒腦的責問,也實在讓他摸不著頭腦。

    他確實不能不先壓制怒火,搞明白對方意指何為才行。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請你有話直言。我的時間很寶貴,不想浪費在無意義的事兒上。”

    夏總挨了一句敲打,眉頭卻不由一挑。

    “那好,我也不喜歡拐彎抹角。這么跟你說吧,我是怡安科技和西金礦業的莊家之一。我必須知道是誰把我們坐莊的信息透露給你的。據我所知,你對這兩只股票的行情了如指掌,如果沒人向你透露,你不可能知道得這么準確。”( 我被時間回旋踢 http://www.remzxebc.icu/14_14561/ 移動版閱讀m.piaotianxs.com )
体彩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