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我被時間回旋踢 > 第一百零九章 法國姑娘
    或許是文化差異導致,或許是卓群碰上的阿奈是較為特殊的“雅痞”一族。

    這個法國美女的生活方式,在卓群看來嚴重缺乏邏輯性和合理性。

    阿奈在大學原本是共度教育科學的,畢業后卻對當老師沒了興趣。

    于是就在自己上大學時常光顧的咖啡廳里當“吧妹”,日夜工作了兩年。

    好不容易攢下了一筆錢吧,一氣兒竟全花在了旅游上。

    她用這筆錢去了美國,只用了不到兩個月就花光了。

    至于回來之后具體做什么,卻連一點計劃也沒有。

    要不是在拉斯維加斯遇到了卓群,她恐怕到了戴高樂機場一下飛機。

    兜里的錢連坐計程車都不夠了,弄不好就得在機場忍一宿。

    還有,他們相見的第一面,阿奈就對卓群聲稱自己不是“那類”女孩。

    可到了巴黎住進酒店,她比“那樣”的女孩還主動。

    毫無猶豫的要了一間雙人房。

    然后第二天早上,在床上吃著早餐,她又能一本正經、毛遂自薦的跟卓群推薦自己。

    希望他能雇傭自己做導游兼法語老師,每天收費一百五十歐元。

    說實話,這個價格可真不便宜的。

    卓群的印象里,上一世都2008年了。

    他和郭玥來這里度假,雇請的一個帶車的專業導游,也不過八十九歐元一天。

    沒車的只要三十五歐元就足夠了。

    何況眼下法國人的平均工資,也就是一千四百歐元一個月。

    阿奈張口就跟他要這個價,從他這里獲取的,又完全是不用繳稅的凈收入。

    可以說把他當了冤大頭。

    可問題是,普通導游工作時間一天只是七小時,如果考慮她提供的是二十四小時全程陪同。

    這又顯得物有所值,甚至可以說是價廉物美。

    所以腰包鼓鼓囊囊的卓群也沒有去多計較,一口就答應了。

    就這樣,他就像美國電影《漂亮女人》里,理查基爾扮演的大亨一樣。

    作為頗為大方的金主,購買了阿奈的全部時間,來填補自己身在異國他鄉空虛無聊的日夜。

    不過,和電影里不一樣的是。

    現實生活遠沒有電影那么溫情脈脈。

    阿奈可不像茱莉亞羅伯茨扮演的女主角那么有清楚的原則和認知。

    也沒有那么知情達意,具有“服務意識”。

    她對金錢和享受的獲取是出于本能的執著,卻對導游工作相當的敷衍。

    她特別不耐煩陪卓群去逛凱旋門、盧浮宮、艾弗爾鐵塔。

    對卓群非要去紅磨坊看《康康舞》,去馬克西姆餐廳的總店就餐也很不理解。

    尤其是對卓群不喜歡奶酪,認知里把《茶花女》當做法國名著,更是加以輕蔑的恥笑。

    而她自己卻對逛商店買衣服,做美容、美甲護理,非常在行。

    對下午泡在咖啡館,對晚上去俱樂部和酒吧買醉尤為熱衷。

    她幾乎每天都會不重樣的帶卓群到一個新的俱樂部去玩,然后總會喝到酩酊大醉,盡興才歸。

    而這就注定了他們的生活規律像夜行動物一樣,晝伏夜出。

    每天早上也總是臨近中午才起床,直接吃午飯。

    可好在,阿奈的英語很好,愿意和卓群聊天,人也很迷人,很可愛。

    同時,卓群跟她混在俱樂部里,舞技也有了顯著增長。

    新學會了“扭扭舞(the twist)”、“游泳舞(theswim)”、“滑步舞(the jerk)”、“瓦圖西舞(Watsui)”。

    特別是喝多了之后,阿奈從不撒酒瘋,卻會變得異常的溫柔和熱情。

    能夠靈感迭出,借用各種方式,把法國人的浪漫因子全都發揮出來。

    那么一白遮百丑,只因為這一個優點,她的一切缺陷就不存在了。

    說實話,在人生地不熟,甚至是語言不通的地方。

    能找一個大多數情況下都讓自己開心滿意,又可以交流的女伴應該算是好運氣了。

    至于其他,也就都不重要了。

    特別是卓群越來越清楚自己不會愛上阿奈,阿奈也不會愛上他這一點。

    反倒成了讓他可以安心享受快樂的好事。

    他們只要今天過得好就行了,根本不用在意明天。

    不過畢竟是迥然而異的兩個人,畢竟是從兩個完全不同的環境里長大的人。

    短時間內相處,或許能夠通過簡單的物質快樂維持和諧。

    但時間一長,卻必然會因為價值觀里巨大的區別產生沖突和矛盾的。

    大概在巴黎待了三個月之后,秋季第一場雨的時候,卓群就讓阿奈見識到他第一次發火的樣子。

    事情就發生在一個爵士酒吧里。

    完全是因為法國人喝酒愛湊堆兒,連陌生人也很容易聚在一起的臭毛病所引起的。

    這一個晚上和大多數的時候一樣。

    卓群和阿奈要了一瓶威廉梨酒喝到半瓶的時候。

    就有五個也在泡吧的三男兩女和他們聊到了一張酒桌上。

    當然,這主要是阿奈的魅力。

    這個姑娘非常擅長交際,總能很容易找到朋友。

    可惜,卓群是不怎么喜歡陌生人的。

    因為他目前還只能聽懂簡單的法語,沒法和大多數法國人做交流。

    而且他也越來越了解法國人的揍性。

    這幫孫子根本沒有分享意識,你對他們再熱情,他們也根本不懂得回報。

    卓群過去面對阿奈拉來的客人,總喜歡主動請酒,敬煙,就像在國內的夜店一樣。

    但有一次當曲終人散,從酒吧散去。

    剛才還跟他們一起暢飲的新朋友們,卻任由他自己抱著喝醉的阿奈,留下原地而不理,大笑著自行離去了。

    這讓他立刻懂得了法國人的友好都是帶著功利性的,而且極為短視和自私。

    偏偏第二天阿奈醒來知道后,還當成理所應當,毫不掛在心上。

    所以自此之后,卓群就完全沒興趣再和這些腦子有問題的法國人交朋友了。

    在他看來,他們完全是一群腦子不靈光,不通人情世故,完全沒進化好的蠢貨。

    至于這一天,其實原本開始還不錯。

    因為這五個人里,雖然不乏蠢貨,幾個男人總愛問卓群讓他反感的問題。

    比如他是日本人還是韓國人。

    為什么華夏人都長得非常像。

    華夏人什么都吃嗎。

    還有他是不是數學天才。

    他是不是富二代之類的的話。

    可一個叫黛拉的短發姑娘卻很擅長聊天。

    她英語水平不錯,不像其他男人那么高傲,以法語為榮,厭惡英語。

    甚至對非白種人存有明顯的偏見和優越感。

    她顯得很有耐心和好奇心,愿意跟卓群討論他的國家和生活,討論他真正的想法。

    為此,卓群很好心的又叫了一瓶酒請大家喝,作為回饋。

    但沒想到,這一切良好的氣氛,卻在午夜過后全毀了。( 我被時間回旋踢 http://www.remzxebc.icu/14_14561/ 移動版閱讀m.piaotianxs.com )
体彩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