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網 > 其他小說 > 美漫喪鐘 > 正文 第1233章?和表弟閑聊
    “你好像很喜歡這個書包?”

    蘇明等著絞殺消化雞牛怪,沒有正面交手就坑死了單體宇宙頂級的戰力之一,心情還算不錯,打算跟韋德閑聊幾句。

    韋德低頭看了看小書包,伸手抹掉了小馬臉上的綠色粘液,讓她的笑容再次出現在視野里。

    “是的,這是我初戀女友送給我的禮物,詳細的事情我記不清了,甚至連她的長相,她的名字我都不記得了。”韋德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有些自嘲地說:“你知道的,癌細胞吃掉了四分之三的大腦,我的記憶力也嚴重受損。”

    “你和她睡過嗎?”蘇明看了看書包,鬼知道誰會送死侍這么萌的禮物。

    “我忘了,我給你講過吧?我二十歲之前的事,幾乎都是一片黑暗,我只記得我在孤兒院待過很長一段時間。”韋德聳聳肩,重新在一旁找到了自己的雙劍背起來。

    蘇明嘆了口氣,絞殺估計還得用一天的時間來消化怪物,完成進化也需要額外的時間,自己作為宿主,是無法離開這里的。

    看來韋德的作用也就是陪著聊天了,至少要把那幾萬美元得聊回來。

    陪人扯淡,陪人說話,陪人嘮嗑,韋德這樣的工作其實也接,只要給錢,他還能去小朋友的生日會讓表演嘉賓,表演口吞長劍什么的。

    當然,愿意掏錢請死侍參加自己孩子生日會的家長,也不會是什么正常人,不是反社會的瘋子,就是腦子搭錯線的狂人。

    “那你記得她什么?”

    蘇明盤腿坐下,靠著一旁的大樹休息了起來,隨手把樹上一條像是變色龍一樣的怪物抬手砍死。

    “只記得她是黑人,送了我這個包,再沒有了。但每次看到這匹小馬,我總感覺她曾經對我特別好。”

    韋德有些感慨地坐在表哥身邊,把書包放在腿上,從里面掏出一個軍綠色的水壺來喝了口水。

    “會不會是你誤會了?她送你小馬書包其實暗示著粗口——‘靠你馬’?”

    喪鐘壞笑著破壞韋德的美好記憶,背著彩虹小馬書包,看起來不就是‘背靠著你的一匹馬’嗎?

    熟知韋德根本不上當,他十分淡然地分析:“她是黑人,美國的黑人基本上都不愛學習,她懂中文的概率幾乎沒有,你玩的簡寫梗和諧音梗?還是天津口音?她更不會懂。所以她應該只是單純覺得小馬寶莉比較可愛......難道說她的名字就叫寶莉?”

    見到死侍不上當,蘇明頓時覺得興致缺缺:“她叫卡梅麗塔。”

    “寶莉,想一想,這個名字倒是挺溫暖的......嗯?你說什么?”韋德一開始還自言自語,卻突然把腦袋扭向表哥,頸椎發出了一聲脆響。

    頸椎斷了,他只能用手把腦袋裝回去,但他隨后還是抓住了蘇明的胳膊:“你說她叫什么?”

    “卡梅麗塔,她的名字,其實你們在小學畢業之后還見過一次,那時候應該是2013年前后,你正處于瘋狂接任務的那個階段。”

    閑著也是閑著,絞殺吸收的能量也太多了沒處存放,所以蘇明發動了一次時間寶石,幫韋德看了一下他時間線上的過去,也是蘇明自身的未來。

    韋德歪著腦袋回憶了一下:“因為我當時想要送給法外者一套房子當作結婚禮物,你知道的,她之前的房子被犀牛和綠魔炸了。”

    “你和伊內茲的事情我才不關心,雖然她每次都把你騎得盆骨粉碎,你們離婚后還保持著關系。”蘇明熄滅了時間寶石,用胳膊在膝蓋上撐住腦袋:“但她跟你結婚不到兩周就離了,要我說,她賺大了,200萬美元的房子,她就算去傍老年富翁等上好幾年分遺產,都不一定分這么多。”

    死侍低下頭擺擺手,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樣子:“和她分開主要責任在我,當我還沒有接受改造實驗之前,我和凡妮莎在一起,結果我接受了改造實驗之后毀了容,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不敢回去見她,覺得還是讓她認為我死了更好。”

    韋德之前的長相雖然不能算是帥哥,但至少還有人樣,突然變得不像是人了,他自己都覺得難以接受。

    更別說帶著一張鬼臉回去見凡妮莎了,所以他離家出走了。

    “所以實際上是你不告而別,然后在那個時期認識了別的女人結婚,然后又再次不告而別,回到了凡妮莎身邊?”蘇明替韋德理清了時間順序,說實話,韋德的思維混亂,造成了他做事情也很混亂。

    “差不多就是這樣吧?我記不清了。”韋德抱著自己的頭:“我只是覺得伊內茲應該有套自己的房子,這樣她就不用太擔心生計從而為綠魔他們干活了。你知道的,奧斯本工業的父子倆都有些不正常。”

    伊茲內的祖輩是老西部的傳奇英雄之一,‘雙槍俠’的朋友‘法外狂徒’。

    雙槍俠的雙槍在后來他死前被交到了霍勒威的手里,霍勒威成了‘復仇天使’,而前幾年又根據他的‘遺愿’,那對雙槍被交給了他的兒子。

    而法外狂徒就明顯沒有老朋友那么幸運了,騎著駿馬在荒野上縱橫的日子一去不復返,年老之后他破產了,導致他的兒子以及孫女全都成了雇傭兵。

    甚至他們為了利用祖輩的名聲多攬生意,還用了‘法外者’這個明顯有關聯性的代號。

    而死侍和伊茲內之所以認識,就是因為她接受了奧斯本的雇傭去襲擊蜘蛛俠,把彼得的骨頭打碎了一半,還差點像貝恩掰蝙蝠俠一樣給小蜘蛛來個斷背。

    韋德聽說有人打他的基友,自然不樂意了,于是在探望彼得后,找上門去和伊茲內戰斗。

    結果,戰著戰著就不知不覺滾到床上去了......

    然而在他們滾床單的時候,重傷的彼得帕克,躺在盧克凱奇他們組建的‘夜班醫院’里,很久都沒有等到死侍回來。

    他十分無助,因為他不好意思叫護士來幫他上廁所,那時候梅嬸也不知道他是蜘蛛俠,沒辦法叫她來照顧。

    所以他憋尿了一整宿,第二天早上凱奇去看他的時候,黑人壯漢還以為彼得死了,因為他的臉色都是青的。

    在別的平行宇宙,死侍和伊內茲也差不多是這么發生的,只不過喪鐘用時間寶石看到40K宇宙的未來,故事明顯更黑暗一些而已。( 美漫喪鐘 http://www.remzxebc.icu/9_9779/ 移動版閱讀m.piaotianxs.com )
体彩内蒙古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