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網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丈夫 > 正文 第1131章 官場從不是獨行路
    修起居注聽著不起眼,可這個卻是近臣,職責就是記錄帝王言行,非是帝王看好的人不能做。

    所以唐仁一下就激動了。

    “臣愿為陛下效死!”

    韓琦的嘴角抽搐,和幾位宰輔相對一視,都覺得這個修起居注怕是所托非人。

    修起居注,必定要如實記錄帝王言行,若是只寫好的,那就是瀆職。

    春秋戰國時,齊莊公喜歡勾引別人的媳婦,而且很喜歡這種刺激的感覺。某天就勾引到了手下的一位重臣崔杼的頭上,綠帽子的典故就是來自于此。

    崔杼發現自己的綠帽子被齊莊公賞賜給了別人,頓時心生疑竇,回家就收拾了那個不要臉的媳婦一頓,得了自己被綠的消息,頓時大怒,于是假裝出門,讓妻子繼續勾搭齊莊公。

    齊莊公自然就來了,還和崔杼的媳婦高歌一曲,結果被崔杼伏擊,當場砍死。

    這事兒到此的話,可以稱為男兒沖冠一怒為紅顏,崔杼算是條好漢子。

    可史官卻給這事兒定性為弒君……

    崔杼弒其君!

    我擦!

    這不妥吧?

    手握重權的崔杼大怒,殺了一個史官,史官的弟弟接任,面對崔杼的殺機,他毫不猶豫的寫下了五個字:崔杼弒其君!

    殺!

    老二于是被殺了。

    老三接著來,面對屠刀,他眉頭都不皺一下,提筆寫下五個字。

    崔杼弒其君!

    臥槽!

    宰了他!

    老三慷慨就義。

    老四來了。

    你三個哥哥都被我宰了,你聽話不?聽話高官厚祿,不聽話……板刀面吃不吃?

    老四低頭,依舊是五個字。

    崔杼弒其君!

    崔杼傻眼了,手中的刀重若千斤,無法揮下。

    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而就在此時,一位史官帶著竹簡,從南方而來。

    我準備在大史家的老四被殺之后接任此職。

    為了啥?

    只是為了那五個字!

    崔杼弒其君!

    一字不可易!

    這便是史家的前赴后繼!

    后人看到此處時,不禁會熱血沸騰,可韓琦等人看到唐仁時,不禁腦殼痛。

    這樣諂媚的人擔任修起居注,歷代太史公怕是會氣得從棺木里爬出來,親手掐死他。

    趙曙卻覺得極好,說道:“你剛回汴梁,便好生歇息幾日。”

    這是放假修整,唐仁謝恩,然后告退。

    等他出去后,韓琦說道:“廣南西路這兩年倒是還不錯,賦稅增加了不少,而且商人也愿意過去,臣過問了一下,說是那邊一直在修路,道路暢通了,去的人不少。”

    趙曙點頭道:“沈安說道路猶如大宋的血脈,血脈不暢,自然百病叢生,朕深以為然。”

    曾公亮覺得韓琦總是報喜不報憂,就出來說道:“陛下,廣南西路那邊說是交趾俘虜死傷不少,修路的人手不足。”

    嗯?

    趙曙皺眉道:“為何變少了?”

    戰俘以前對大宋而言就是個稀罕物,可和交趾大戰幾場,俘虜了數萬交趾人,這些人如今在廣南西路修路,為繁榮大宋做出了卓越的貢獻。

    這些戰俘就是大宋的重要資產,如今你竟然告訴朕,這些資產損失嚴重。

    趙曙生氣了。

    曾公亮說道:“廣南西路那邊山多水多,修路艱難,這些人大多是傷病而死。”

    趙曙面色稍霽,說道:“如此好生對待那些交趾人。”

    中原的百姓不肯去西南,若是強行征發去那邊修路,估摸著走到半路就會造反。

    所以交趾俘虜好啊!

    這一刻趙曙看著西南方向有些抑郁。

    李日尊,你為何不起大軍來攻打大宋呢?

    不但他是這般想的,宰輔們也是如此。

    數年前,交趾是大宋的大麻煩,提到交趾君臣都頭痛。可如今卻變了,交趾就像是一塊肥肉,深深的吸引著大宋君臣的目光。

    韓琦遺憾的道:“若是再俘獲數萬交趾人就好了。”

    哎!

    韓琦還是太沖動了啊!

    這等事情可想,可暗示,卻不可明說,否則大宋禮儀之邦的名頭可就沒了。

    趙曙皺眉道:“大宋以仁義立國,不可以此為倚仗。”

    “是啊!大宋是仁義之邦。”

    群臣都應和著,等出去后,包拯說道:“不好弄啊!”

    “是啊!”

    韓琦很是不滿的道:“當初就不該和交趾停戰,好歹再抓幾萬人再說。”

    眾人都點頭,一點都看不出剛才滿口仁義道德的模樣。

    君子進不了政事堂。

    君子擔任一國之要職,那便是此國災難的開端。

    ……

    而在宮中,心情大好的趙曙和高滔滔在喝茶。

    “那唐仁當初我看著有些諂媚,就不喜,所以他去了廣南西路,我并未惋惜,只是沒想到此人卻是個能干的,也是個踏實的,可見許多時候不但要聽其言,更要看其行,否則便冤枉了好臣子。”

    若是唐仁知道自己在趙曙這里被平反了,怕是會興奮的跳起來。

    高滔滔好奇的道:“他做了什么讓您這般夸贊?”

    “他安撫了廣南西路的土人,引了他們下山種地,不再是大宋的麻煩。這個功勞可不小啊!”

    趙曙很是愜意,高滔滔笑道:“那唐仁臣妾記得是沈安的人吧?”

    “是。”趙曙贊道:“人人都結黨,可沈安卻就是那幾個人。唐仁原先在樞密院不打眼,就是被沈安慧眼識珠,如今唐仁能獨當一面,可見沈安調教人的本事不小。”

    高滔滔笑道:“您說過官場從不是獨行路,誰若是獨行,遲早會被吃的骨頭都不剩,所以結黨不奇怪。”

    “是啊!”趙曙唏噓道:“以前總覺著臣子結黨可畏,后來一想,臣子們若是不結黨,他們怎么做事?人都有私心,有了私心就會去結黨為自己的私心努力,若是一味要求官員品性高潔,那是緣木求魚。”

    “那些土人如何?”在高滔滔的想象中,土人該是兇狠的,比昭君還兇狠。

    飛燕和昭君站在門外,飛燕在打盹,有些小呼嚕。

    昭君臉上的橫肉顫抖了一下,然后伸手在飛燕的腰間一擰。

    “哎……”

    “住口!”

    飛燕腰間劇痛,睜眼就想叫喊,卻想起圣人就在官家的身邊。

    “為何掐我?”

    飛燕覺得自己的腰間絕壁青腫了。

    昭君冷冷的道:“你那呼嚕皇城外都能聽到,想死呢!”

    飛燕不禁后怕不已,低聲道:“多謝了,回頭請你喝酒。”

    趙曙可不是仁慈的帝王,她們是高滔滔的身邊人,所以才得了些寬容。

    看看陳忠珩吧,一臉困意,恨不能用柴火把眼皮子頂起來,就是不敢閉眼睛。

    飛燕嘆息一聲,低聲道:“官家什么都好,就是尖刻了些。”

    尖刻的趙曙只有在妻子這里才會放松。

    高滔滔給他按摩著頭部,說著幾個女兒的情況。

    “還早。”

    趙曙閉著眼睛,覺得渾身放松,很是享受的道:“咱們家不要早嫁,多看看,二十歲以后再定下來。”

    高滔滔本就不愿意女兒們早嫁,聞言笑道:“官家英明。”

    “英明個什么。”趙曙笑著把黃達想認自己做爹的事兒說了,高滔滔笑的彎下腰去。

    “哎喲!那人……那人多大了?”

    “還比我大一些。”

    高滔滔捂著肚子起身,“他這是口不擇言吧?您這個可不能認,否則后患無窮。”

    趙曙點頭,“可我卻不能斷然呵斥拒絕,這事……”

    “讓沈安去。”

    高滔滔毫不猶豫的道:“他最能哄人,一番話想來能把黃達哄的成了大宋的忠臣。”

    “有理!”

    于是命令下達,剛回家歇息的唐仁歡喜不勝。

    妻子常氏不悅的道:“您才將回家沐浴,這還沒吃一頓安生飯呢,怎地就把事派給了您,朝中難道無人了嗎?”

    女兒在邊上猛點頭,唐仁笑著摸摸她的頭頂,說道:“你懂什么?朝中不是無人,而是那些人……你可知道,為夫當年在樞密院不得志,是誰讓為夫出人頭地的?”

    “是沈縣公,不過……”常氏苦笑道:“他是栽培了您,可卻讓您南北到處跑,前幾年在府州,這幾年又去了西南。”

    “婦人之見!”

    唐仁起身,“為夫原先只知道諂媚,哪里知道那些做事的道理?沒人引路啊!沈縣公不但給為夫引路,更是一手安排了為夫的仕途,否則哪有今日修起居注的榮耀?”

    “修起居注?”

    唐仁一回家就去沐浴,還沒來得及說自己的新職務,聞言他矜持的點點頭。

    “那可是在官家身邊做事啊!”常氏歡喜的道:“官人,這真是您嗎?”

    “這不是為夫是誰?”唐仁滿頭黑線的道:“為夫帶來了不少西南的特產,你好生收拾了,回頭給沈家送去。”

    常氏問道:“還有其他人呢?”

    在她的認知里,官場送禮那叫做一個廣撒網,多多益善。

    “為夫是沈縣公的人。”唐仁皺眉道:“這輩子為夫就跟著沈縣公廝混了,怎可去奉承別人?”

    常氏點頭應了,看著夫君出門,不禁對女兒笑道:“大娘,你爹爹如今可是大官了。”

    大娘笑道:“娘,爹爹還出門嗎?”

    常氏搖頭,“你爹爹此次任職的是京官,以后會留在汴梁。”

    “好。”

    “不過倒是要多謝沈縣公對咱們家的恩情,大娘,走,咱們去收拾些好東西,回頭給沈家送去。”( 北宋大丈夫 http://www.remzxebc.icu/9_9804/ 移動版閱讀m.piaotianxs.com )
体彩内蒙古11选5